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两学一做专栏  正文
“党交给的任务,我要拼尽全力”
作者:实习生 陈卓斌 通讯员 谭勇 出处:海南日报 发布时间:2016-08-23 阅读次数:18551

  海大儋州校区管委会副主任符灶儒与同事持续奋战49天,确保热带农林学院顺利挂牌成立。可罹患重症的他,却累倒在工作岗位上。


  ■ 本报记者 陈蔚林
  实习生 陈卓斌 通讯员 谭勇

  重症监护室的门缓缓打开,海南大学儋州校区管委会主任于旭东只往里看了一眼,泪水就盈满眼眶——眼前这个骨瘦如柴、面色发黄,浑身插满管子的男人,哪里还是记忆中那个高大精壮的老同事呢?

  “学院马上要开学了,好多事等着你们落实,赶紧回去吧!”在重症监护室里住了半个月,好不容易和老同事见上一面,管委会副主任符灶儒开口就劝于旭东回去。

  在这几乎与世隔绝的十几天里,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刚刚成立的海南大学热带农林学院。自5月19日省政府专题会议研究决定在海大原热带农业相关学院的基础上组建新的海大热带农林学院,至7月9日该学院在海大儋州校区揭牌,他和同事们呕心沥血,持续奋战,用49天时间补齐了校园建设的9年短板,为即将到来的莘莘学子重塑了一座绿意葱茏、焕然一新的“最美校园”。

  敬业:58岁了,干劲比年轻人还足

  时间回溯到9年前。2007年,原华南热带农业大学与原海南大学合并组建了新的海南大学,进入国家“211工程”。

  重组后,海大的热带农业学科有了较高办学水准。为响应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和服务我省重点产业发展需求,省政府决定以海南大学现有农科学院为基础,增设我省急需的特色学院和专业,组建相对独立办学的热带农林学院。

  组建热带农林学院的通知下发时,海南大学儋州校区管委会一共只有“三条枪”——于旭东、符灶儒,还有办公室主任李仲生。而要让已经荒疏了9年的校园在49天后正常运转起来,并以“最美校园”的姿态迎接新生,责任之重可想而知。

  “在我们印象里,老符是只会埋头苦干的‘老黄牛’。”于旭东也没想到,在那样紧张的气氛中,竟是符灶儒带头给大家打了气:“设立热带农林学院是海南高等教育发展的新机遇。虽然校园整治的时间紧、任务重,但这件事对我的家乡儋州有利、对海南有利,我们必须啃下这块‘硬骨头’!”

  旁人难以想象他们度过了怎样的49天——一块一块草皮进行移植,新添2万余平方米的青草地、3万多株花卉;一车一车垃圾往外清运,扫净水浮莲800多车、垃圾杂物6000多立方米;


  一砖一瓦修缮翻新,改造楼宇面积1万多平方米、整修农科基地33.35万平方米……管委会干部平均每人每天接打近百个电话,嗓子干得直冒烟。

  “我是学院揭牌前一周过来增援的。那一周跟着符主任,从每天早晨6点巡查校园开始,得连轴转到次日凌晨1点以后,才能勉强完成当天的工作任务。”管委会副主任曹艺涛不敢相信,“一位58岁的老同志,精神头儿比年轻人还足,事无巨细亲力亲为,时刻处在战斗状态。”

  尽责:学院挂牌后,老符累倒了

  可就是这样一位铁打一般的共产党员,在热带农林学院顺利揭牌后,又昼夜不分地连着10天参加了多个重要会议,终究抵挡不住病魔的侵袭,累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曹艺涛还记得那两天的情景。7月18日上午,他通知符灶儒准备参会,电话那头压着声音:“我在医院检查,马上赶回去。”挂了电话,他没往心里去:一个每天拼命工作不喊累的人,身体能有什么大问题呢?

  会议如期举行,一直开到晚上8点。会后,符灶儒只喝了几口稀饭,就说身体不适下了桌。第二天下午打电话来请假时,他已经连话也说不利索了。

  “我们赶去探望,一进门心里就是一惊。老符不知已多长时间无法自主排便,肚子被排泄物撑得像篮球一样大。”于旭东当即把符灶儒从家里背上汽车、送往医院,“医生说,要是晚来一个小时,人都保不住了。但要是能早来几天,情况也不可能那么糟糕。”

  有多糟糕?符灶儒刚做完腹腔镜检查,就直接在手术台上接受了抢救——他的体内,癌变的直肠发黑穿孔,外溢的粪水已经严重感染腹腔。这样的病变绝不是一日两日可以形成,可想而知,他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每天的工作中都要忍受怎样剧烈的疼痛。

  担当:“傻事”“棘手事”他从不拒绝

  于旭东告诉记者,现海南大学组建后,符灶儒曾被调往海甸校区后勤部门,既能在省会海口生活,又能大大减轻工作量。可他走后,儋州校区各项工作开展很不顺畅。不到一年时间,党组织又找他谈话,希望他能够回去,把儋州校区“稳住”。

  大家都以为,符灶儒不会那么“傻”。可谈话第二天,他就出现在儋州校区。

  彼时,周边农场与学校的土地存有纠纷,符灶儒顶着骂声挨家挨户去做工作,铁了心要用真心真情去换群众的真支持。

  符灶儒不爱喝酒,可为了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每次举起酒杯都不含糊;符灶儒也有儿有孙,可一有台风来袭,他总是几过家门而不入,一个不落地把农场老人从危房里请到学校体育馆避风。

  符灶儒做的这一切,农场职工心里明镜似的,他们都说,老符把学校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可也从没把农场的事当成别人的事。信他,没有错!

  信他,确实没错。因为党组织信他、师生信他、群众信他,如今,这片曾经杂草丛生、矛盾重叠的校园生机勃勃、鱼水和谐。

  “到明年,我的党龄就达30年了。我敢说,这一辈子,对待党交给的任务,我每一件都拼尽了全力。”因为疼痛,躺在病床上的符灶儒每说一句话就要颤抖一次,可他还是强忍疼痛表达自己的心愿,“我盼着还能回到工作岗位去,盼着热带农林学院尽快运转起来,盼着为家乡的教育多作贡献……”

文章录入:管理员
 Copyright © 2016 Education Technology Of Hainan Province
 海南省电化教育馆 版权所有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西沙路二号(海南省工商局对面) 邮编:570204

琼公网安备 46000002000012号

 电话:(+86)0898-66779707 本站由海南省电化教育馆 制作维护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访问本站